《红楼梦》:中秋节那么重要,曹雪芹为什么多次“避写”中秋节?

浏览:892   发布时间: 09月18日

刘姥姥二进荣国府的时间,是在中秋过后,重阳之前。具体点是八月末尾。这就很让人疑惑,为什么曹雪芹对中秋这么重要的节日提都不提,直接略过呢?

如果细看《红楼梦》八十回前,会发现中秋节的描写,被安排得最早,描写得最晚。

最早是在第一回,甄士隐在中秋节请贾雨村吃饭,第二年元宵节丢了女儿后,灾祸纷纷而至家破人亡。

最迟是在第七十五回,贾政回家一家人团聚,却透露出末世的悲戚。推测第二年元宵节开始,贾府也进入多事之秋,祸事临头,只是不知道林黛玉是否也像香菱一般“丢了”。

那么,曹雪芹何以在中间那么长的时间,有意避免描写中秋节呢?其实,中秋节从一开始就被注定是末世的开端。

《红楼梦》中,三次提到中秋节,两次隆重描写元宵节,应该肯定在八十回后还有一次元宵节的描写。

第一回的关键时间点有两个,一个是中秋节最后的祥和,一个是元宵节灾祸的开端。甄士隐的小家庭随之灰飞烟灭。

甄家灭亡程序,基本上是贾府灭亡的“大纲”,贾家灭亡的时间节点基本会契合中秋最后团圆,元宵灾祸开始这一“套路”。

第九回秦可卿生病,到第十一回尤氏说起,也是在中秋节过后发生的故事。并直接引出了“鲜花着锦,烈火烹油”的元宵节贾元春省亲的大阵仗。秦可卿死亡的时间,对照林如海,应该都是在九月初三前后,还是中秋节后。

而秦可卿之死和贾元春省亲,则是贾家日后抄家的真正导火索。

此后基本没有细写中秋节。按说刘姥姥二进荣国府之前应该写一次中秋节。因为不久之后,曹雪芹浓墨重彩的描写了贾家祭宗祠以及元宵节夜宴。并且以元宵节夜宴为分水岭,贾家的繁荣一去不复返,情况急转直下,直到第七十五回的中秋夜宴。

分析曹雪芹之所以不写刘姥姥进贾府之前的几次中秋节,就为了积蓄笔墨,写出一个末世的最后团圆。

从行文来看,第五十四回和第五十五回是整部《红楼梦》的分水岭。五十四回之前是“喜”,五十五回之后是“悲”。以元宵节为时间节点。对应的,也是甄英莲丢失的日子。

而中秋节对中国人意味着团圆是“喜”,可三秋将近,凛冬来临,注定是“悲”。“乐极生悲”却是由中秋节开始。

曹雪芹有意压后中秋节的故事线索,就是要在团圆中,将悲剧的氛围彻底渲染出来,为贾家末世的大戏彻底拉开大幕。

第五十四回之前的上半部分,都是先中秋节,后元宵节。随后的下半部分,会发现是先元宵节后中秋节。之所以有顺序的变化,就在于秋尽春来还有希望。[枉凝眉]也是“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,怎经这秋流到冬,春流到夏”。

而一旦逆转,从元宵节到中秋节的转变,则是从春到冬,满目萧瑟绝望,“三春去后诸芳尽,各自需投各自门”。不怪史湘云和林黛玉联诗“寒塘渡鹤影,冷月葬花魂”了。

曹雪芹砍掉刘姥姥来前的中秋节显得极为关键。从情节上,不与刘姥姥二进荣国府的大情节冲突。因为刘姥姥必然要在秋尽冬初到来。只因他们家“冬事”未办,需要过冬的钱。这时候不写中秋节,情节正好详略得当。且贾政不在家,写中秋节贾府上下团圆热闹也不合适。

而从气氛上,也不好渲染中秋节的氛围,只因前文元宵节的热烈快乐,不适合这时的中秋节。但沉重的气氛,又有端午节在前,于情于理都只能舍了这次中秋节,为最后的“开夜宴异兆发悲音,赏中秋新词得佳谶”铺垫。

您说是么?

文|君笺雅侃红楼

关注作者、点赞、收藏很重要,文章每日持续更新

主营产品:切削油、切割液,压缩机、冷冻机、真空泵油,机械油/全损耗系统油,齿轮油,主轴、轴承、离合器油,液压油/传动油,润滑脂,电火花液